书法资料 > 理论知识
+

王岳川讲演东方书法的当代解读

2012-4-28    作者:书法欣赏    来源:yac8.com    阅读:5801

——在宁波市图书馆报告厅的讲演
王岳川我今天谈的话题是“东方书法的当代解读”。

书法今天还有没有魅力呢?在电脑时代,行政文件已经不再使用书法,高考也不再看书法,平常给朋友们写信也不用手札,一个短信、一个电子邮件就可以,书法是不是应该退出历史舞台呢?书法是不是就没有作用了呢?我不这么认为,所以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很重要的前沿性的课题。就当代书法群体而言,当代每一流派大致有基本相同的艺术纲领或主张,其风格特征具有相近的美学风格,并具有一定的书法家群体互动性。就此而言,当代书坛大抵有几种流派并存:帖派、碑派、碑帖融合派、现代书法、后现代派。
一  重新阐释传统、现代、后现代的价值问题

日本著名科学家江本胜教授,写了一本书《水知道答案》。他把一瓶水搁到巴赫的音乐中“听”了20分钟后,用摄像仪拍出的分子结构是如此的瑰丽辉煌。他又把这杯非常美丽的水搁到重金属摇滚音乐中听了20分钟,经过这种现代、后现代音乐的高分贝轰炸后,用摄像仪对其分子结构拍摄出一张照片,据医学专家们鉴定,这是癌细胞结构。

你知道吗?你身上70%是水,而你的大脑90%是水,仅仅在20分钟中接受这么时尚时髦、这么现代后现代的音乐,却让人们的细胞开始癌化。而当你听几个小时,甚至整天戴着耳麦听这样节奏强烈、刺耳的120分贝的重金属摇滚乐后,其结果可想而知。难怪,今天的先锋音乐家杰克逊在人均寿命80岁的时候活不过50岁,而唐代的人均寿命不到50岁,书法家欧阳询活了82岁,柳公权活了88岁。可见书法是长生之道,而现代的很多艺术是把人们送上不归路的一种捷径。江本胜的意义就在于,他开始怀疑是不是越现代就越好?是不是越时髦就越好?是不是古代的东西就一定没有价值?

我很喜欢拉二胡,我出国任教住在国外的专家楼,周末我都在房中拉《二泉映月》,有一天一个老外敲门对我说中国二胡非常好听。我说:你们现代电子合成器音乐能够达到48音轨,非常时尚,而中国二胡只有单一旋律,连和弦都难以演奏,会觉得好听吗?他说:音乐不在于时不时尚、是不是现代,而在于是不是打动你的心、触及你的灵魂。这个外国人是对的。今天不少国人认为,只要是触及我们身体的、视觉的、感觉的就是好的。错!音乐是触及心灵和灵魂的,那么,书法同样是触及心灵和灵魂的艺术。

江本胜做了这个音乐实验以后,又开始进行文字实验。如果说音乐频率振动可以使一杯水解构发生变化,还可以理解。而让水去看文字书法,怎么可能呢?请看,它可能。这是他写的两个字爱、谢,贴在这瓶子上,20分钟出现多么亮丽辉煌的水分子结构。然后他又写了中文“多谢”和英文“Thank You”,水分子结构呈现剔透晶莹,像北极的冰凌花,高远飘逸,不食人间烟火。然后又写上了“混蛋”,呈现出恶性肿瘤的分子结构。难怪我们说伤人一句如三冬寒,赞人一句如三春暖。

这种实验启示着书法艺术魅力根源之所在——美好的言辞加上美好的形式才是真美。现在有“国骂”小说,如王朔小说中的国骂比比皆是。有“国骂”的诗,不少诗通篇都是粗口。文字是通灵的,当年仓颉造字,天雨粟鬼夜哭,惊天地泣鬼神,连鬼神都害怕,是什么样的道理?在有文字之前用打结来记事,小事一小结,大事一大结,国家重大事是更大的结。但早年的结时间一久就忘了是什么事,再过十几年就更不清楚,于是开始发现文字很重要。发明了文字后,人类的历史保存了,人类的集体意识保存了,人类过去所有的辉煌的和悲伤的事情都保存了,所以文字是通灵的。大家知道,《红楼梦》里宝哥哥写了《芙蓉女儿诔》祭奠晴雯,宝玉读完诔文后点火烧掉,他认为在阴间的晴雯能收到。为什么文字燃烧后能被另一个世界所接受?为什么宝玉不去烧一个罐子或烧一件衣服?可见文字不仅是阳间通用,而且可以通向天地阴间。这么听来是不是有点反对科技呢?不是反对科技,科技是人类生活中的一部分,真正深层触动我们的是文化。

我想说,当代书法非常复杂,在座的我看到很多是老同志,也看到了很多的小朋友,就出现一个问题,年轻人到什么地方去了?为什么一边书法是夕阳红,另一边书法是小孩乐?年轻人在什么地方?大家知道,当年要考状元、做进士举人,字是敲门砖,其重要性自不待言。今天一笔烂字考进北大清华的比比皆是,这是什么原因呢?值得深思。

在我看来,现代语境使得书法遭遇四个维度的边缘化:

其一,书法从国家大文化体系中退出。我们知道,隋朝就有了书学博士。历朝历代科举考试举孝廉,将既孝又廉者推上高位,并同样重书法水平。在中国学术“经、史、子、集“的谱系中,有学问者应“出经入史”。而当代书法家却摆到经史子集的“集部”这一末流中,一些书家进入了集部末流还不知,还自个认为是天下最重要的。书法为何要申遗并不断地国际化?说到底,关键在于要通过拯救中国书法末流的命运和边缘化的命运,拯救全盘西化后的中国心。从中国文化精神生态平衡角度看,我们应该把文化和书法紧密联系起来,促成中国书法文化的复兴。

其二,书法从通讯、告示、公文、行政工作中退出来。今天,电脑的普及,使得发通知发广告发公函都跟书法没有关系。连亭台楼阁对联牌匾乃至招牌都从网上下载启功的字、任政的字、刘炳森的字,而跟当代书法家关系不大——书法正在退出日常生活。

其三,书法从小学、中学、大学的教育体制中退出。今天,日本韩国的小学中学还要教书法课。而我们呼吁了这么多年,教育部们也没有重视书法在中小学教学中的重要性,书法仍只是作为学生业余爱好的课外小组活动。什么时候书法能够进入中小学正式课程,什么时候书法理论能够进入高考的题目,那时中国书法就开始走向了中兴。

其四,从社会精英修养中退出。古代文人精英琴棋书画是入门级标尺。大学的三纲是“在明明德,在亲民,在止于至善”。八目是“格物、致知、诚意、正心、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”。修身很重要,除了修仪态修言辞以外,一手好书法是必需的。但如今北大文科的数百名教师中,能写书法的大概就十几个人。而在上个世纪中叶以前,北大能写书法者几乎达到百分之九十。

可见,书法从国家大文化体系中退出,从告示、公文、行政中退出,从学校教育体系中退出,从精英修养中退出。书法正在变成老头乐,正在变成一部分艺术家去谋利的途径。它和经济挂钩,和退休的业余生活挂钩,而与人文精神和生命价值脱节。

 

  • 相关文章
  • 热门文章
书法欣赏 © 2015 苏ICP备09026750号-2
【电脑版】  【回到顶部】